openGlobalRights-openpage

印度能够成为国际人权运动的引领者吗?

作为一个劳动力不断增长的新兴经济体,印度认为他应该在国际事务中享有发言权。没有人对此持有异议,但是相比重大的外交政策问题,印度应该首先积极解决国内严重的人权问题。EnglishहिंदीEspañol 

Meenakshi Ganguly
26 June 2013
Lalwani.jpg

Flickr/Ramesh Lalwani. Some rights reserved.

孟买: 许多印度人认为:作为一个新兴大国,他们在国际事务中正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为了追求国际影响力,印度政府通过参加各种令人眼花缭乱的国际组织和协会与其他国家建立伙伴关系 。这些组织的名字简直就像拼字游戏,比如:BRICS, CHOGM, ASEAN, IBSA, SAARC, NAM, IOCARC, 这还只是一小部分。

 

印度的外交界同样认为印度应该在联合国安理会享有常任理事国地位。新德里已经成为几乎所有主要国家领导人的重要出访目的地。他们到访印度时通常由许多经济界人士陪同,为的是在巨大的印度潜在市场中寻找机会。他们大多声称支持印度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

然而,在发挥国际主导作用方面,印度究竟能有什么作为,目前还未可知。迄今为止,他并没有利用那些政府间组织来推动对民主和人权的尊重。相反,在一些关键问题上,这个亚洲巨人长期保持观望态度,很少投票赞成针对某些国家的人权决议(尽管在过去的两年里,他对斯里兰卡的态度是个例外)。近两年来,印度在安理会的表现被外交圈公认为“令人失望”,因为他对那些关乎国际和平的棘手问题持回避态度,甚至无视平民所遭受的苦难。这种麻木不仁的政策无助于其国际形象。

印度也许是发展中国家中民主程度最高的国家,所以他具备在国际舞台上倡导民主和人权的潜力,他能够联合被压迫、被边缘化的人们。虽然印度主张各国的主权独立,但他也应该为人民发出声音,而不是站在那些政府的立场上。

不过近些年来,印度在其方向选择上有了意义重大的进步。

虽然他是新兴经济大国,承担着国际捐助,但他似乎只清楚“不想做什么”。他拒绝西方提出的倡议,认为那是有侵略性的。对于那些与他的“中国政策”相违背的动议,他的态度也是对抗。

利用日渐增加的影响力,新德里似乎采纳了中国的“选择性政策”,提倡“不干涉” 别国“内政”。它的对外政策强调双边关系和“静默外交”。对于通过“国家干预”和“钞票”来解决人权问题的国际行动,专家们表示了不信任。他们的理由是:那些相对脆弱的小国成了目标,但是某些大国和西方社会偏爱的国家却躲避了国际行动。 新德里视它自己为发展中国家的政府的拥护者。这些国家认为从前的殖民统治者破坏了他们的经济,建立了为殖民统治者谋利的公共机构,而现在却强迫他们接受那些殖民统治者违反了几个世纪的所谓标准。

传统上,在保护人权方面,欧洲和北美在全球的双边关系和多边外交中占据领先地位。这种地位靠的是经济、海外投资、提供援助、贸易、金融服务和军事方面的能力,以及文化和历史纽带。

现在的印度已经拥有了发挥主导作用的资源和影响力。就算他不同意“干涉途径”,他也应该提出其他的替代方式 。现在,这个全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有机会引领和支持南半球各国反抗暴力统治,劝说这些政府,并对他们施压。

一个令人鼓舞的信号是:最近印度愿意为斯里兰卡的民众发出声音。在几年的“静默外交”后,印度在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与其他国家站到了一起,号召惩治犯下战争罪行的政府和泰米尔猛虎组织(LTTE)。他还投票支持了2012和2013年针对斯里兰卡的人权事务委员会决议。在2013年支持决议的声明“减少 涉 ”中,印度大使提到“斯里兰卡缺乏进展”,并且呼吁 “对违反人权和平民死亡事件的指控进行独立可信的调查。”

印度必须克服一些严峻挑战,以便实现其外交政策的展望。他的外交人员数量有限,因此在扭转困境方面心有余而力不足。印度的民间团体很少参与外交政策的讨论,而人数极少的智囊团成员和大学学者对制定外交政策的部门影响有限。同时,印度还必须面对在国际舞台上日益强大的中国。到目前为止,印度的外交政策在很大程度上只专注于战略政策。历史上他曾与巴基斯坦爆发过3次战争,与中国交战1次。巴基斯坦仍然非常焦虑,因为那些受权势集团支持的激进组织的存在。根据专家们的了解,中国正在其区域内不断扩张,包括在巴基斯坦、斯里兰卡和缅甸建立港口。中国拒绝人权,目的是保护他的对外贸易和投资。昂山素季被捕后,中国在缅甸事务上策略性地利用印度的决定撇清了与缅甸军政府的关系 。印度政府认为,如果他们在国际事务上显示出有原则的做法,那么中国一定会再次为了自己的利益利用这些做法。

然而, 实际上印度应该认识到:他们不可能在金钱上与中国政府的“支票外交”展开竞争。作为一个民主国家,支持那些仍然通过压迫来保持统治的独裁政权会面临风险。

印度曾有机会在国际舞台上崭露头角。2011年,在叙利亚,对话集团IBSA(印度、巴西和南非)呼吁巴沙尔·阿萨德采取保护人权的措施。阿萨德承认犯了“一些错误”,并许诺 进行改革。但是IBSA并没有跟进这件事,没有要求阿萨德停止侵犯人权。两年过去了,大约80000平民死于非难,近400万人无家可归,但国际社会的斡旋、人道主义援助和问责都处于停滞状态。

在斯里兰卡问题上,印度选择通过私下外交来解决军队和泰米尔猛虎组织之间的战争给平民带来的风险。一个联合国专家小组曾发布报告,说他们发现有4万人可能死于战争中的最后一个月,这些人大多死于政府军不分清红皂白的炮火下。印度政府针对斯里兰卡政府的战争行为进行了及时、强硬的反对,这也许挽救了许多平民的生命。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印度一方面在国际事务中反应消极,但在一些有争议的问题上却立场强硬。1959年,当他还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国家时,他就为达赖喇嘛提供了庇护。这一直是中印关系之间的“心病”,但是西藏流亡政府长期生活在印度,还有近10万藏族难民。另外,在南非种族隔离问题上,印度是提出强烈反对的国家之一。20世纪90年代早期,印度还在其邻国孟加拉和尼泊尔推动民主进程。在昂山素季遭受迫害的早期,新德里对缅甸军政府提出了严厉的谴责。

今天,印度有机会团结全世界被压迫的民众,这些民众日益要求基本的尊严和尊重。印度不应该再羞羞答答,而是应该为其他国家的民众大声疾呼,努力结束他们的苦难。作为一个民主国家,印度应该对国际社会的期望做出反应。印度不同于中国,他一定会推动人权事业的发展。

Had enough of ‘alternative facts’? openDemocracy is different Join the conversation: get our weekly email

Comments

We encourage anyone to comment, please consult the oD commenting guideline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Audio available Bookmark Check Language Close Comments Download Facebook Link Email Newsletter Newsletter Play Print Share Twitter Youtube Search Instagram